欢迎来到河海大学纪检监察网

返回学校主页设为首页

      
冯骥才:刹住奢靡之风 体现节日精神和真正内涵
发布时间:2013-09-09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王岐山9月6日到天津市,就深入落实八项规定精神、纠正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进行了调研,并与冯骥才等专家学者和基层干部代表就党风政风建设进行座谈。座谈会上,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发言,从专家学者的角度诠释了我国的节日精神,分析了当前节日内涵被偷换的不良现象,鲜明地阐述了中央纠正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特别是刹住两节公款送礼是非常必要的。现将冯骥才座谈会上的发言刊登如下:

  过节要体现节日精神

  说到节日,应该说老百姓是非常在乎节日的。一个人一年里最重要的日子是自己的生日,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年里最重要的日子是节日。我们有国家和传统两种节日。国家的节日有,国庆、党的生日、劳动节等等。比如国庆节要体现国家的精神,体现人民对国家的情感。国庆节就是要彰显国家精神、全民表达国家情感,但现在我们的“国庆”已经“看不到”国家,这是一个问题。

  国家的节日是法定的,传统的节日是慢慢形成的,是一代一代人的文化创造,是老百姓日常生活中的高潮。我国的五千年是一个农耕社会,我们与自然的关系非常密切,所谓“天人合一”。大自然以春夏秋冬为一年,它既是生产的一轮,也是生活的一轮。所以在春夏秋冬四个季节里各有一个重要的节日:清明、端午、中秋、春节。人们在这些节日里表达对大自然的情感和对生活的愿望,决不只是吃喝和送礼。比如说,春节,旧的一轮走了,新的一轮来了,在这个时候要除旧迎新。在迎接新的一年来临的时候,人民总是要把内心对未来的向往,对人间团圆、和谐与幸福,对生活的各式各样的渴求,都放在年里,并创造出各式各样的、丰富多彩的、优美的民俗和民间文化把它表达出来。所以说,节日的本质更是一种精神、文化情感的生活。比如现在,一些人跑到城里工作,生活得不错,物质条件较舒适。到春节来临时,乘车、乘飞机再难,为什么也得赶回家,去见爹妈乡亲?因为感情的需要。在那个日子里乡情、亲情、友情、故乡、故土、故人比什么都重要。至于吃,人们当然要吃得好一点,因为过去吃得不好。过年吃得好一些,好把平常对生活的理想变成一种现实,享受现实也更享受理想。至于送礼,说句实话,谁也不在乎礼有多重,压岁钱多少也不重要,只是把它作为一种人情的载体,礼轻意重。今年,我在牛津大学对中国的留学生说,你们了解自己的文化吗?在除夕之夜,如果你们回不了家,给爹妈打电话的时候,连声音与平常打电话的声音都会是不一样的,你会感觉分外亲切。为什么?那是你身上中华民族文化的“DNA”在发作了。在传统的节日里,实际上是我们民族亲和力、凝聚力的一种表现与爆发。我说过一句话:节日,是不需要政府和国家花一分钱,老百姓自己去增加国家与民族凝聚力的日子。

  我们的节日内涵被偷换了

  两节将临,刹奢靡之风,扬清抑浊,非常必要。不然这几天应该是大花钱、花大钱的日子,“月饼战”应该就要打响了。去年在北京开会正赶上中秋节的前一天,是送礼的高峰。我当时从东城到西城堵在路上一个半小时。我在车里面就想到了一句话:“我们节日的内涵被偷换了”。

  这样一个美好的节日,近些年被愈演愈烈的奢靡之风糟蹋了,变了味儿了。从我做文化工作来讲,我觉得这是对传统文化的破坏与糟蹋。反对奢靡之风,必需反省我们的价值观,因为这种坏风气还是从扭曲的价值观中来的。前年全国政协的一次记者招待会上,有一个记者问我:“什么是国家价值观?”我说:“国家的价值观不能由我说,应该由国家来说。我只知道什么是不能写进国家价值观里的。反正有一个字是不能写入国家价值观,这个字就是‘钱’字。”会上有一位委员说:“我不同意你这句话,我们国家现在不是钱太多,而是钱不够。”我说:“钱是我们的需求,但不是我们的追求,而价值观是我们的追求,我们终极的追求。”当金钱至上的价值观甚嚣尘上,坏的风气就一定会起来,从政风官风到民风世风,甚至带来整个社会文明的下降。我觉得价值观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特别是官员的价值观。当一个美好、纯朴、情感的节日这在渐渐演化为奢靡、庸俗、单一物化的节日,如果不加制止,它还会激发了人们潜在的一种仇富心理,把贫富差异的矛盾外化。所以,刹住它绝对是正确的,从知识界到社会各界和老百姓都十分赞同。

  党中央做到了老百姓的希望里

  应该说,老百姓和党中央的想法和情感是完全一致的,党中央的做法完全做到了老百姓的希望里。然而,现在老百姓心里边的想法也要看到。中国人有一句话“人在做,天在看”,现在是“党在做,老百姓在看”,想法、办法再好,但是到了地方,它是会被“变通”的。现在,各地都在雷厉风行地改变作风,但是主动地改还是被动地改?会不会是把一种形式主义转化为另外一种形式主义,从一种极端变成另外一种极端?如果价值观问题还在,观念没改,作风一时改了,仍有“回潮”的可能甚至必然。老百姓担心这个问题,存有疑虑。老百姓的担心是对的。我觉得我们能否确立真正的威信正在这个地方,这是关键的一个问题。中央现在抓的问题是最关键的问题。我生活在百姓之中,深知中央的做法对老百姓是有触动的,他不见得会说出来,但是他在观察,却不是观望,老百姓是有立场的,老百姓对“四风”深恶痛绝,对禁绝“四风”心怀期望,我们不能让老百姓失望,这需要勒住绳索不放松,还需要制度上严格切实的规范,需要体制上得力的保证,还需要真正的、有效的、长期的监督机制。